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互联网 > >正文

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90章 原来他姓顾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 来源:襄樊新闻网
 

    午夜的宁城国际医院,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杜箬被送进来的时候,身体被大片的玻璃划伤,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了重重的伤痕,玻璃茬子入肉,生疼。

    霍东在旁边安抚着她,“箬箬没事,没事,没事!”

    旁边的保姆也在劝慰,“没事的,肯定会没事。”

    杜箬如花似玉的面容,若是配上这满身的伤疤,得难看成什么样?

    杜箬满脸疼痛的泪水,流到枕上,怨念颇深地看了霍东一眼,“姐夫,你这又是何必?”

    霍东明白她的意思——装!

    杜箬被送进VIP病房以后,霍东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喊着,“医生,医生——”

    值班的杨医生看过杜箬的伤口以后,皱了一下眉头,有的玻璃都已经入了腹腔,这需要内科大夫,而且,玻璃茬子非常多,很难弄,以他的水平,恐怕——

    他电话打给了院长,让院长派一个得力的内科医生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派,一会会有一个心脑科大夫去我们医院!对他来说,这些都是小菜一碟!”“啪”,院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杨医生在焦急地等待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出现在走廊上,他手里拿着旅行箱,像是刚旅行回来,等他走近,才看到他俊朗的面容和不苟言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绝对男神级别。

    “请问您是——”杨医生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院长已经告诉我了!告诉我病房号。”

    杨医生赶紧说了,可是看起来,这个男神根本不像是医生,反而有些商人模样。

    他进了走廊那头的一个单间。

    杨医生纳闷了,这个单间是院长为了新上任的主任医师准备的,不但是主任医师,好像还是医院的副院长。

    这个医生看起来也才二十几岁,怎么会是副院长?

    可他手里分明拿着副院长室的钥匙。<北京癫痫病医院要怎么选择br>
    那人再出来的时候,穿着蓝色的手术服,戴着橡胶手套和口罩,只剩下那双眼睛,仿佛所有的人,在他的面前,都无处遁形。

    “找几个女助手,配合手术!”那个人命令。

    杨医生有几分发懵,助手,还女的,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看到杨医生不行动,那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医生没说什么,特别狗腿地说了一句,“没问题,没问题!”

    这个容易,本来手术室里的护士也是女的居多。

    他刚要回房间去穿手术服,就被那人拦了,“你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医生搞不清这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不让去正好,反正他的觉好没睡够,回办公室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手术室!

    穿蓝色手术服的医生检查杜箬的伤口,果然是大面积划伤,胸口上还插着一块碎玻璃,腹部也有。

    “给她把上衣脱掉!”医生命令旁边的女助手。

    杜箬听到,死死地用手拽住自己的衣服,执拗的眼神看着医生,就是不脱。

    她的手用尽蛮力拉住了医生的衣角,目光中乞求怨恨,各种情绪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脱?”

    “不治了?”

    杜箬特别委屈,本来今天又急又气,又遇上了这遭。

    “松手。”医生平静地说到。

    可她根本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医生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杜箬的手,无助地拿回去了,知道脱衣服已经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绝望到死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手术室,只有医生一个人是男人。

    反正她已经死过一回,再死一次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医院里的男医生眼睛里都没有男女区别的,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!
常德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
    医生背着身,手里拿着一根长针,朝着灯光的位置,用手弹着药。

    他的手很好看,修长,可是却没有一般医生的那种柔软,看起来很冷硬。

    杜箬现在有一种“人为刀殂,我为鱼肉”的感觉,那根插在胸口的玻璃,触目惊心,不脱衣服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在女护士的帮助下,她衣服的纽扣被一粒一粒解开。

    她躺在手术床上,无能为力,胸部上有血,还插着一块玻璃。

    若是在古代,她这个样子,肯定会被当做荡妇沉潭的吧?

    医生的目光敛下来,给她注射麻药。

    杜箬逐渐眼神涣散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的意识应该是——医生动作似乎停顿了半秒。

    只是半秒,其他的护士都在忙碌,应该没有留意到医生这半秒的停顿。

    “把患者的血压升上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手术钳”

    “包扎”

    玻璃插在了胸部下方的位置,为了不留疤痕,医生特意没做缝合处理,只是把玻璃取出来,清理了伤口,上了药。

    然后开始处理腹部的伤口。

    处理腹部伤口的时候,就快多了。

    缝合完毕,医生出门,正碰上霍东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对着医生千恩万谢,医生始终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刚要离开,走廊上又来了一个女人,过去跟霍东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长相妖媚,风情万种,属于十分漂亮的那种。

    医生回了副院长室。

    换衣服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刚好碰见杨医生从办公室出来,其实也不是刚好碰见,是杨医生特意等他的。

    “您动了一台手术了,我还不知道您贵姓呢?”

  &n治睡眠性癫痫的医院有哪些bsp; “姓顾,顾行疆!”男人面无表情地说到。

    原来真是新来的副院长。

    这位副院长的传说,医院里的女医生女护士早就八卦遍了,听说是什么法兰克福大学最年轻的医学博士,在法兰克福大学附属医院实习了一年,又去瑞士待了一年,资历直接上升,可他的家事,无人知晓,看他的样子,应该非富即贵!

    杨医生暗暗庆幸,自己表现得不是太造次。

    顾行疆开上自己的奥迪A8回家,期间有电话打进来,“顾总,出口到新加坡的那批医疗器械顺利报关,另外从美国来的医疗器械现在在清关,我现在在海关。您不在的这段时间,公司运转正常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宁城在海城的北边,是一个和海城同样繁华的都市。

    小时候的顾行疆,在海城长大。

    他回了位于青山墅的家,洗澡的时候,脑子里竟然猝不及防地闪现出那个女人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拉了他的手——

    她的面容俏丽到能秒杀全城的人,却也倔强到要死!

    这辈子也不是没见过女人身体,更何况是女患者。

    在学校的时候,曾经学过在医生眼里,男女无差别的概念。

    他有足够的定力!

    他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一个男人寂寞了?

    洗了澡,端了杯红酒坐在沙发上,手机猝不及防地响起来,来电显示:顾老二!

    “哥,你把爸妈送下了?”顾老二问到。

    “送下了!估计他们这次南太平洋岛屿旅行会很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多待一段时间,陪陪他们?”顾老二又问。

    顾行疆站起身来,矗立到窗前,一首插兜,“我多待?我从小当他俩的电灯泡都习惯了,怎么多待?他俩就差在我面前做了,他们巴不得我回来!我公司还有事,还要去医院报道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哥,爸妈可开始操心你没有女朋友的事情了,你可癫痫发作的急救抓紧!”

    顾行疆促狭地笑了一声,“爸三十五才结婚,我才二十八,他着什么急?倒是你,多催催念桐的作业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顾行疆再次坐到沙发上,脑子中却再次闪现出那个女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或者叫女孩更确切些吧,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让杨医生进手术室,因为他听院长的描述,猜到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!

    杨医生看起来就是个二把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国际医院!

    杜箬刚刚醒来,她的头先抬起来了一下,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,可是根本看不到,而且因为用力过猛,拉扯得伤口很疼。

    昨天半夜来医院的那个女人进来了,和霍东一起。

    “妹妹,姻缘既定,既然你也喜欢霍东,可是我却和他有了婚约,你不必轻生啊,弄得我这当姐姐的,像是抢了妹妹的男朋友一样,女孩子家家的,让人笑话!”杜萱说到。

    杜箬紧紧地闭着眼睛,不想搭理姐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,把事情说得这么天花乱坠,她喜欢霍东?

    呵!

    看起来霍东和姐姐的姻缘倒是配得很,喜欢天花乱坠,粉饰太平!

    杜箬的脸因为生气而呈现粉红色,这时候的她,是最漂亮的时候。

    查房的医生进来了,检查了杜箬的伤口,看恢复情况。

    让杜箬惊讶的是,竟然不是昨天晚上给她动手术的那个医生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晚上,那个医生戴着口罩,她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可她清晰记得他那双眼睛,冷峻的,摄人魂魄的,绝对不是眼前医生的这双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医生只检查了她腹部的伤口,说顾医生动的手术,创口最小,应该看不出来什么疤痕,让杜箬放心!

    原来他姓顾!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